您的位置:首页 > 活动

准确把握新时期产业发展新动向

时间:2019-11-29

[要点]十三五期间,中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迫切需要为工业发展找到新的增长点。 在新一轮产业革命和技术革命的背景下,如何实现产业转型升级,特别是利用信息技术和互联网技术,更好地提高我国制造业的质量、水平和竞争力,是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 因此,应加快“新产业体系”建设,充分发挥传统产业与新兴产业的联动,促进服务业与制造业的深度融合,积极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 同时,充分发挥市场的主导作用、企业的主体作用和政府的推动作用,处理好政府责任与产业特征的匹配、公共政策与市场机制的结合、财政政策与金融政策的补充。

一场新的全球工业革命的酝酿和影响

为了分析“十三五”期间中国工业发展的新趋势,首先要对新一轮工业革命做出明确的判断。 目前,人们对新一轮工业革命的理解和描述仍处于探索阶段。 有人认为新一轮工业革命是互联网和可再生能源的结合。 也有人认为,新工业革命的重要特征是大规模制造的结束和个性化制造的兴起。 我们认为,有三个概念需要重点关注,即科学革命、技术革命和工业革命。 人们普遍认为,科学技术革命是工业革命的前提,科学技术革命是科学革命和技术革命的结合。 科学革命是技术革命的准备和先导,是工业革命的直接诱因。 新一轮科技与产业革命的核心是现代信息技术与制造业的深度融合,这将带来整个产业形态、制造模式和组织模式等的深刻变革。

新一轮工业革命具有“一主多翼”的特点 所谓“一个主人”,是指数字、网络和智能技术的创新发展和广泛深入的应用。 所谓“多翼”,是指能源技术、材料技术和生物技术的创新发展、整合、交叉和应用。 “一主多翼”的产业革命带来了生产方式、分工方式、经营方式和产业组织方式的深刻变革。

新一轮工业革命的核心是信息技术和互联网技术的发展及其对能源、材料和生物技术领域的渗透。 目前,国家间的竞争在很大程度上也取决于如何在新一轮产业革命的机遇下促进信息技术和互联网技术的发展,以及如何在渗透其他产业的竞争中获得优势。 信息技术的发展进入了稳步攀升的扩张期,信息网络技术的深度应用模式逐渐形成。 新一代信息技术正在加速发展,并正在向真正的生产高峰过渡。信息网络技术将广泛而深入地渗透到实体经济中。 信息技术与传统产业的结合将形成新的产业模式,如智能制造、智能交通和物联网。

“十二五”期间,中国在许多领域取得了突破性进展 在能源技术领域,风力发电、太阳能发电、智能电网和能源互联网已经进入大规模应用阶段,电动汽车已经开始突破市场化初期的瓶颈,进入快速发展阶段。 在材料技术领域,开发新功能材料、高性能结构材料和先进复合材料取得了显着进展。 在生物技术领域,基因技术、干细胞组织工程技术和快速检测技术等基础技术领域取得重大突破,并不断应用于生物育种、生物医学和生命健康领域。 “十三五”期间,如何保持新兴产业的良好发展势头,抓住新一轮工业革命的历史机遇,是中国工业发展的核心问题。

“十三五”期间,实体经济部门,特别是制造业,需要探索如何在新常态下实现更好的发展,同时提高其国际竞争力。 当前,中国制造业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机遇和挑战。 在新一轮产业革命和技术进步浪潮中,如何抓住机遇实现产业转型升级,特别是利用信息技术和互联网技术,提升我国制造业的发展质量、水平和竞争力,是我国制造业亟待突破的问题。 十三五规划明确提出了建设“新工业体系”的任务 然而,要建立一个“新的产业体系”,需要把重点放在制造业上,并建立相关的网络来辐射其他产业。

“十三五”期间,制造业的发展将面临趋势和转折变化。这就要求中国制造业必须实现从传统生产方式向现代生产方式的转变,增强与全球产业链、创新链和需求链的整合能力。

首先,应发挥传统产业和新兴产业之间的联系 通过适应信息化、智能化和网络化的技术发展方向,加快工业化和信息化的深度融合,努力推动传统制造业转型和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 我国许多制造部门是传统工业部门,在设备更新、改造和技术创新方面存在很大差距空,这也是制造部门改造和升级的主要战场。 新技术变革指导下的工业革命并不意味着新兴产业和传统产业的完全分离和排斥。它为传统产业领域的新兴产业孕育了巨大的机遇。 “新产业体系”的建设需要更加注重产业结构升级,因此发挥传统产业和新兴产业的联动作用尤为必要。 目前,中国制造业总体上仍处于全球价值链的中低端。其中,最重要的问题是中国制造业缺乏持续提高竞争力的基本能力。主要表现为:一是缺乏核心技术和关键技术;第二,在工业通用技术的供应方面存在“系统空漏洞”。第三,虽然中国制造业的传统竞争优势继续削弱,但新的竞争优势尚未建立。 因此,充分发挥传统产业与新兴产业的联系,有利于新技术在传统产业中的应用和渗透,有助于传统产业突破技术瓶颈,最终培育出在充分利用中国大市场优势的条件下能够适应全球竞争环境的高端制造业和新兴产业。

第二,促进服务业和制造业的融合 制造业和服务业一体化的进一步深化已成为当前新一轮工业革命的重要特征。 为了提高制造业的附加值和竞争力,有必要将服务业与制造业结合起来,延伸制造业的产业链和价值链。 制造业和服务业之间的创新联系可以更好地优化制造过程,改善制造业的商业模式,降低制造业的成本水平。 无论是德国的“工业4.0”还是《中国制造2025》,其核心都是解决制造业的转型升级问题。 中国经济转型的关键不仅在于提高服务业的比重,还在于将制造业从价值链的中低端提升到中高端,因为只有制造业实现中高端的发展,服务业才能有更好的发展,最终经济转型才能成功。 未来一段时间,包括德国“工业4.0”在内的全球制造业发展战略可能会给全球制造业格局带来新的变化。 在关注制造业尖端技术领域的同时,中国也需要关注制造业的基础技术和一般技术领域。 有必要将最佳国际概念和经验与中国的制造业实践相结合,以便制造业能够有更好的发展空和生态发展。

第三,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 促进制造业生产要素的战略转型,提高无形资产在制造业投资中的比重,充分发挥品牌效应,为制造业建立长期可持续的竞争优势 “十二五”期间,我国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呈现良好趋势,引发了许多“火花”,未来可能形成“草原大火”。 从技术角度看,一些关键技术领域和环节取得重大突破。 据相关报道,移动技术对中国经济的影响高达3650亿美元,占国内生产总值的3.7%。 中国移动目前的国内生产总值是世界第二大,预计到2020年其在国内生产总值中的份额将达到4.8% 此外,液晶面板在关键技术上取得了全面突破,初步缓解了一些行业“缺核缺屏”的发展瓶颈。超材料、抗体药物、基因测序等领域也取得了重大进展。互联网金融、移动互联网、大数据等领域也进入了快速发展阶段。 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良好,已成为改变格局、重组和稳定增长的重要力量。 当然,中国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中也存在许多突出问题,如传统的招商引资和投资驱动发展模式、各地产业同构明显、低水平重复建设严重等。 推动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核心是处理好政府与市场的关系。有必要进一步了解政府在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中的作用范围和模式,以更好地促进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发展。

“十三五”期间中国产业政策方向

首先,政府的责任符合产业特征 新一轮工业革命催生了许多不同于传统产业的新产业。对于不同的产业,虽然政府的责任是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但它在传统产业和新兴产业发展中的作用应该是不同的。 传统产业是在原有比较优势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在新的时代将逐渐衰落。政府的主要任务应该是不断转变和提高这一优势,而不是直接干预传统产业的具体运作过程,而是通过转变政府职能,降低企业交易成本,培育新的优势和新的动力。 对于新兴产业来说,由于其自我成长能力较弱,政府的早期适当支持有利于其发展壮大。例如,它可以制定战略、计划和政策,加强金融和财政支持,刺激市场需求,降低新兴产业发展的总体风险。 当然,支持的范围和条件也应严格界定,以防止太多和太宽,防止政策重叠,而不是竭尽全力。

第二,公共政策与市场机制的结合 产业政策作为弥补市场失灵的制度安排,在产业发展中发挥着重要作用,但应充分体现公共政策与市场机制的有机结合。 目前,随着中国工业化整体进入后期阶段,工业发展中的资源、能源和环境约束越来越强,增强全球竞争力已成为中国经济的重要战略目标。产业政策应积极适应从要素驱动向创新驱动阶段转变的要求,向开放、公平、公正的竞争政策转变,以智能、绿色、包容的产业政策推动产业结构升级。

第三,财政政策是对财政政策的补充 金融政策和金融政策是产业发展中非常重要的宏观政策手段。 一方面,要不断创新金融支持方式;另一方面,要进一步深化银行体制改革,加快发展中小金融机构。 此外,有必要发展多层次的资本市场,增强资本市场与传统产业转型升级的相关性,增加新兴产业进入资本市场的机会。 (赵昌文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工业经济研究部部长)

  • 友情链接:
  • 澳门银河官网 版权所有© www.gotofun.cn 技术支持:澳门银河官网|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