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女性

青柚录第一章回忆成空出游遇险

时间:2019-07-19

  

  各类app账号

  你是谁?

  房间外传来咚咚咚的敲门声,苏青柚的心脏从未有过如此快速的搏动。

  他是谁?一个声音在耳边回响,震得人脑袋嗡嗡的。

  “他是谁?我不知道他是谁。你到底是谁?”就在苏青柚捂着头大喊之时门外的敲门声停了,门把手被人握住轻轻打开的声音仿佛被放大了无数倍。只是那一瞬间白光袭来,苏青柚从催眠中骤然惊醒,脑袋上已经布满了密密麻麻的细小汗珠。

  “又失败了。”这是苏青柚的第九次催眠,每一年她都会来这个心理诊所进行心理咨询,迄今为止已经是第九个年头,可是九年之前的记忆依旧一片空白,就像九年前才是她该有的出生日期。她从一个破败的烂尾楼里醒过来,这个世界对她来说异常陌生,她见到的第一个人是一个拿着变形金刚的小男孩,只是,小男孩见到她却毫无征兆的嚎啕大哭。

  苏青柚不再回想九年前的事情,转头对着身边的人说道:“谢谢你,廖医生。”她从躺椅上起身,穿好鞋子准备回家,手臂却被人从后面拉住:“青柚,有些事记不得就算了,现在的日子不是挺好吗?”苏青柚回过身笑了笑:“廖医生,我总觉得我忘了一样特别重要的东西,每次想起来都特别不安,甚至有点心痛。哎,我也不知是为什么,现在的日子是好,可想起来不是更好吗?毕竟那是属于我的记忆,我拿回来也不为过。”

  “那你不怕想起来的事情会让你更痛苦吗?”作为他的主治医生以及九年以来唯一的朋友,廖寒苦口婆心劝了她好久,可是她坚持催眠,每一次都是满身大汗的从催眠中惊醒,只有他知道被催眠时她到底多痛苦,那段过去到底有什么值得她留恋的?廖寒实在想不通。

  “廖寒,你信命吗?”苏青柚轻声开口。

  “我只信马克思主义真理,谢谢。”廖寒有些赌气的说道。

  “我信命,我是真的很想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幽敲锤龅胤叫压矗乙桓鋈鲜段业娜硕济挥校业募胰四兀课业呐笥涯兀吭趺纯赡苜即蟾龀鞘形艺伊四敲淳枚济挥幸桓鋈四苋铣鑫依矗磕憔醯谜庹B穑俊?

  “哎,反正该说的我都说了,你来治病我收费,你是我上帝。上帝想干嘛就干嘛,你自己开心就好。”廖寒已经无力再劝了,老话说,你永远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这话,反过来说也一样。

  苏青柚低头继续穿鞋子,当她起身后恢复平静,朝廖寒的肩膀拍了拍:“谢谢你了,小寒寒。”说着逃也似的跑出了诊所。后面传来廖寒杀猪般的尖叫:“靠,我说过,不许叫我小寒寒,你想死吗苏青柚……”

  苏青柚到了停车场,从包里拿出手机,顺势发了个朋友圈:“第九次。还有一年。”她给自己定了个十年的约定,这十年她用来寻找答案,不管这个答案是不是她想要的,十年之后如果她没有想起过去,那么她甘愿重新来过并且永远也不再尝试记起任何东西。

  她刚发完朋友圈没多久,手机就催命似的响了起来。刚点开接听键,里面便传来一阵河东狮吼:“苏青柚,你又瞒着我去看廖寒了。”她把手机往外拿了拿,耳朵才能幸免于难。

  “我是去看病,不是去看廖寒,花椒你是不是傻。”这个被苏青柚称为花椒的是她这些年来唯一的挚友苏娇,但人不如其名,所以苏青柚给她起了个绰号花椒。苏青柚性格有些孤僻,没有接触给人一种冷冰冰的感觉,所以这些年来接触到的人不少但交到的朋友却屈指可数。花椒是她九年前刚醒的时候认识的。那时候她刚醒过来,对这个世界充满陌生与敌意,为了谋生,她只好偷东西吃,但被人送到了警察局。当时花椒还是个高中生,因为目睹了一场打架斗殴事件被迫来警察局坐了坐。谁让人家是警察局长的女儿,没过多久就被带走了,但是同时也带走了苏青柚,此时暂且不提。

  “我不管,不经我同意,私自去廖寒那,我很生气,晚饭你来做吧。”这个花椒别的本是没有,唯独做了一手的美食,各个地方的菜,只有你没见过的,没有她不会做的,但是身材也和她的这个美食博主的名号不相当,前凸后翘,让人羡慕的牙痒痒。

  苏青柚立马绷紧了一根弦,自己可以做任何事除了做饭,所以和花椒住了那么久一直都是两手不沾人间水,一心只做小仙女的,这还了得,她可不想吃外卖:“小娇娇,我们无敌可爱无敌善良的小娇娇,我这里刚搞到了两张你家那位的演唱会的门票,还是VVVVIP呢,要不要去?”

  “真的?”柳娇没别的毛病,只是对追星情有独钟,尤其是她心目中的独一无二,?槔秩Φ囊还汕辶鳌钆琛?

  “真的!”苏青柚笑着抖了抖手里的票看了一眼问道:“你是不是该从国外回来了,这次搞的什么网红活动,还得出国,你算是找到了一份轻松又赚钱的工作。”

  “大姐,我也不想的呀,谁让我除了吃一无是处呢?”

  “嘚瑟。”苏青柚真想给她一个大大的白眼。

  “快来机场接我,我都到了好久了,但是被机场附近的一家餐厅绊住了脚,来接我吧,顺便解决了你的晚餐。”

  “大哥,现在才三点多,吃谁家的晚餐。”话虽如此,但还是启动发动机开车去了机场:“什么餐厅?”

  半小时后,苏青柚才抵达机场,往花椒对面一坐就开始抱怨:“你说你回家吃多好,非得让我跑这来。”

  花椒就抬头瞅了一眼,接着边吃边说:“快给我票。”

  苏青柚从包里拿出演唱会门票:“给,这周末,北京。”花椒终于放下了筷子,一眼星星的夺了过去:“妈呀,青柚你咋那么厉害,我抢了那么久都没抢到,你怎么做到的。”说着仔细看演唱会的门票唯恐是假的:“哇,还真是VIP,你是神吧,快老实交代,你是怎么做到的?”

  苏青柚邪魅地一笑:“也不看看我是谁,你以为我这些年的人脉是白搭的吗?”

  “啧啧啧,公司高层就是好,现在不上班也没人管着。”边说边把演唱会的门票小心翼翼的揣进包里。

  “我辞职了。”苏青柚不痛不痒的说道。

  “什么?”花椒意识到自己声音有点大,赶紧捂住了嘴,压低声音道:“我去,这么个铁饭碗,高工资,你是发什么疯?脑子瓦特了?”苏青柚赶紧打断她:“你脑子才瓦特了呢,我都26岁了,该追求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了。”

  “我呸,你是故意的吧,你是想提醒我今年27了吗?”

  “没有,我就是觉得钱挣够了,该去做自己想做的事了,所以就辞职了呗。”苏青柚一手托腮,一手在桌子上敲敲打打:“觉得这样的生活没意思,想换种生活,我打算出去旅游一个月,然后着手创业,毕竟以后还要养一只猪。”

  花椒知道她说的是自己,讨好的嘿嘿一笑:“那也太草率了,我要是年薪几百万,打死我也不走。”

  “你现在不就是……”

  “这不一样,”花椒盯着苏青柚,看起来是真的很不理解,转眼好像想到了个答案:“你是,想走更多地方,然后寻找记忆吗?”

  苏青柚知道什么都瞒不过她,嘿嘿嘿的装疯卖傻:“当然不是了,我不都说了,是为了你,这点工资不够养你啊,毕竟你一个包都上万了,我不得创创业,挣大钱啊,别吃了,回家。”

  说着拿起包,拉着花椒就走,花椒满脸的不愿意:“我还没吃完呢,”但苏青柚可不理她:“钱,钱,钱,还没付钱呢。”……

  

  “你这是带我来到什么地方?”花椒跟着苏青柚,左看右看,满脸的谨慎:“你不是想把我卖了吧?”

  “你又不值钱。”

  “你……”花椒嘟着嘴并不知道怎么怼回去,毕竟她不擅长和青柚互怼,每次都是自己输。

  苏青柚带着花椒来到一栋别墅门口,花椒的嘴又巴巴地开始没完没了起来:“你来这干嘛?你不说我很没安全感耶,你难道想偷东西?这是谁家?”

  “闭嘴。”苏青柚冷冷地说道:“吵死了。”说着拿出钥匙,打开了门:“进来吧。”看着花椒站在门口不敢动弹,自己觉得又生气又好笑。

  终于,花椒慢慢接受了这个事实,苏青柚用九年的时间努力学习,努力工作,就是为了买个房子然后摆脱自己家。

  “别臆想了,我是为了早点独立自主,然后给苏爸爸养老,你懂什么?”

  “切,就跟我不会给他养老似的。”花椒仔细打量着这所别墅,虽然比自己家的小了些,不过还是挺温馨的:“所以,你偷偷瞒着我那么些年准备这些?你是怎么做到的?我几乎天天和你在一起,你哪来的时间?”

  “趁你谈恋爱的时候呗。”

  花椒被呛了一下,也不答话,赶紧打了电话:“喂,爸,你小女儿偷偷瞒着你买了栋小型别墅,你管不管了?什么——你知道,合着你们都瞒着我呗……”

  趁着花椒打电话的空档,苏青柚去了楼上。

  “我住哪呀?”花椒在楼下大声嚷嚷。

  

  周六,苏青柚和苏娇收拾好行李出发到了上海。

  “先生,实在不好意思,我们这已经客满了,您去别家酒店看看吧。”酒店前台不厌其烦的跟一位中年大叔解释。

  “刚才那么多人都行,偏偏到我这就没房间了,你是故意的吧?是觉得我没钱住不起这么好的酒店吗?”中年大叔一股子油腻劲,估计也是刚接触网络世界不久,还不知道有预定这个概念。

  苏青柚将自己和苏娇的身份证给了另一个前台,刚要办理入住,只见那油腻大叔冲上来就把身份证从前台手里夺了过去:“靠,又来了两个小姑娘。”

  苏娇一把将苏青柚拉在身后:“你干什么你。”

  “服务员,把他们两个的房间给我,我出双倍的价钱。”油腻大叔一股土老帽变身土大款的味道。

  “还服务员,大哥,现在有网上预订懂不懂,以后出来玩记得提前在网上订酒店。”苏娇说着就要夺身份证,却没有夺过去:“把身份证给我。”

  这时前台人员开始解围:“不好意思,先生,我们有严格的管理,无法给您提供帮助,实在不好意思,请您把身份证还给这位小姐。”

  “我不和你们说,小妹妹,给你们商量个事,我呢给你们双倍的价钱,你们把房间让给我,这买卖怎么样?”

  苏娇刚想反驳他,这时被苏青柚一把拉到身后。二话没说便一把抓住那人的手腕,油腻大叔嗷嗷叫疼,身份证也落到了地上,苏娇赶紧捡起来交给了前台。

  前台恐怕也不是没见过世面的小姑娘,镇定的开房。

  苏青柚扔开油腻大叔的手腕,恢复正常的笑容。

  “你,你……”油腻大叔满脸不可思议的神色,转而又觉得丢了面子,恼羞成怒道:“你们……等着!”说着转身低头走掉。

  花椒挽着青柚的胳膊开始狗腿似的奉承:“我的乖乖,你怎么那么厉害,你到底都偷偷背着我干了些啥?我怎么不知道你那么厉害。”

  “因为你有时间都去谈恋爱了。”青柚又开始怼苏娇。苏娇撇了撇嘴追了上去。

  

  “一想到明天晚上就能见到我家哥哥,激动的我晚饭都不怎么想吃了。”苏娇又开始犯花痴了,对此,青柚已经见怪不怪:“那就别吃。”苏娇嘴巴巴的小声学青柚说话:“那就别吃。”青柚一个眼神杀过来,苏娇立马闭上了嘴巴。

  两个人在街道上晃晃悠悠,逛东逛西,还没等吃饭已经买了一堆东西。

  “喂,青柚你等等我,你也帮我拿点东西呀。”苏娇跟在青柚后面,两只手都是大大小小的购物袋,而苏青柚手里只有一杯奶茶和一个小礼物袋。

  “自己买的自己拿。”

  “无情无义……”还没等苏娇说完,青柚就扭过头:“你无理取闹。”

  突然间,青柚瞳孔放大,一下回身将苏娇拉到旁边:“小心。”只见一辆摩托车呼啸而来,几乎没有丝毫犹疑在擦伤了苏青柚后又转身回来。

  “花椒,你没事吧。”

  “我没事。”苏娇有些害怕,左手的购物袋掉在了地上也没有察觉:“你呢?”

  “我也没事。”正说着,那辆摩托车又回转身朝她们开过来。苏青柚让苏娇往后跑,毕竟这地方车辆比较少,现在也没人能来帮忙,花椒又一点拳脚功夫也没有,只能靠自己了。

  刹那之间摩托车已经开至苏青柚前侧,只见她一个侧身,右脚顺势一踢,将这辆摩托车顺着惯性踢了五米多远。车上的两个小混混跑了下来,手里拿着匕首:“我靠,这小婊子真TM暴力。”

  苏青柚一个眯眼:“你说什么?”

  “上。”两个人拿着匕首向苏青柚刺过来,苏青柚见两个人来势凶猛,自己又被匕首擦伤,不知道能不能应付过来,只见苏娇砰的一声将新买的包包砸在一个小混混头上。苏青柚顺势一踢,将另一个混混的刀一脚踢掉,接着一手拉着苏娇,身体一侧躲过了飞身上来的拳头。两个小混混没想到这女人那么厉害,越发心狠。

  “青柚小心。”————

  

  微信公众号

日期归档
  • 友情链接:
  • 澳门银河官网 版权所有© www.gotofun.cn 技术支持:澳门银河官网| 网站地图